创建武汉老年大学第一人

  在美丽的东湖之滨东湖医院里,住着一位慈眉善目的世纪老人,他是原武汉老年大学开拓者、资深老校长杜子才,也是中国“老教之星”“中国老年教育事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他领军的我国最早的老年大学之一——武汉老年大学,以创办早、规模大、成绩显著闻名全国,成为我国老年教育的领头雁和示范点。198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武汉发布了杜子才等起草的“确保老年人受到教育”的《武汉宣言》,得到国际组织和友人的高度评价。

  本月28日,杜老将迎来他的百岁寿诞,记者带着对杜老的生日祝福前往东湖医院看望并采访了他。

  坐在椅子上的杜老面色红润,身着简单的夹克衫、休闲裤,配上一双白色crocs洞洞鞋,“潮”范十足,备感亲切。见到记者前来,杜老缓缓起身迎过来和我们紧紧握手。

  “增长知识、陶冶情操、健康长寿、余热生辉”,杜老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武汉老年大学创办之初的办学宗旨。学员社会化是杜老引以为傲的初衷:“我们面对全社会招生,让更多老年人能够有学上,能够学知识。”

  1984年秋,武汉有几位退居二线的老领导和离退休老同志怀着对“秋天”的思考和对老年教育的追求,率先提出依靠老年人自己的力量兴办老年大学的创意。经老领导们一致举荐,拟请杜子才担纲创建。

  时年64岁的杜子才像战争年代接受战斗任务一样,辞别了正在北京参与组建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的领导工作,于1985年1月回汉,立即投入到创建老年大学的筹备工作中。

  1985年2月8日,湖北省老龄委根据办学申请正式批准建立武汉老年大学。然而,杜子才面对庄重批文,遇到了难题。一无校舍,二无经费,三无工作人员,怎么办?

  杜老告诉记者,在创办老年大学的过程中,寻找校舍是最难的关,也是在创建过程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段经历。他借用汉口一所学校大门,在大门上挂了块“武汉老年大学”的牌子。

  最早的招生处设在六渡桥小学里,但因桌椅太小,只好借用传达室作为学员报名注册点。他们将游人坐的靠背椅作为仅有的“办公室”,利用露天茶座当作校务会议的“会场”,把身上挎的包作为流动的“文件资料柜”。直到1985年5月,在市有关部门帮助下,才在市文化俱乐部艺苑一楼挤出一间约30平米房间作为学校办公室。

  当时学员上课是利用该俱乐部的一个教室和租用女青年会的两间房子。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迁到滨江公园一个破旧的舞台上和市政府礼堂的阁楼里上课。经过三年“游击战”,直到1988年3月才在汉口天津路一座老建筑上获得了属于自己的1000多平米的两个楼层的校舍。

  杜子才难以忘记1985年5月6日,武汉老年大学正式开学了。200多位两鬓斑白的老人,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武汉市文化俱乐部,参加武汉老年学府的首届开学典礼。

  而如今,武汉市现有各级各类老年大学、老年学校2238所,古筝、扬琴、电子琴、书画、中医推拿、模特等课程数不胜数,参与学习和活动的老年人数达到29.07万人。听闻这个数字,杜老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眯了双眼。

  杜子才出生在湖北省仙桃市一户农家(原沔阳县仙桃镇)。他从小读过私塾、当过放牛娃、干过农活。在人生意义的探索和对当时黑暗社会的观察中,很快接受了“只有才能救中国”的道理,并于1940年10月17日入党。

  1941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后,杜子才与陈以文、魏世桢三人自发组成一个党小组秘密地活动在复旦校园里。他们一方面认真学好功课,积累科学文化知识,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当时重庆复旦分校较为有利的小环境,公开发行《新华日报》和党刊《群众》以及马列著作与进步书刊,建立开展各种社团活动。

  1943年下学期,在中共南方局复旦“据点”的指导下,杜子才又参与建立了“十月同盟”地下组织,统筹协调全校进步活动。抗战后期,他和学生会决心自办报刊,自筹资金、自己撰稿、自己编辑、自办发行。仅用一两个月时间,《中国学生导报》社就在复旦校园里破土而出。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初春,在内迁的复旦大学就要复员回上海的前夕,中共南方局青年组研究决定:《中国学生导报》社在上海设总社,在重庆设分社。杜子才任总社社长,陈以文任总社副社长兼任重庆分社社长。《中国学生导报》分别出版沪版和渝版。同年5月中旬,杜子才赶到上海赴任,陈以文暂留重庆工作。

  但就在此时,疯狂地发动全面内战,加紧了对和进步人士的和迫害,杜子才因在重庆和上海的积极活动,桃子手记全套5册 正版现货 樱桃!早被敌特注意。于是在同年9月奉党组织之命转移到武汉进行地下工作,参与准备和迎接武汉解放的斗争。

  1947年初,杜子才又秘密联系多方力量,主办了一个带有中间色彩的《现代学生》杂志,但因同年武汉“六一”大逮捕时有的学生、教师被捕,再也难以利用此刊掩护地下工作。《现代学生》杂志停刊后,杜子才随即撤离武昌住所搬到汉口汉正街一个小巷子里暂时隐蔽。

  新中国成立后,杜子才还曾担任过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副处长、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武汉晚报》(1962年《长江日报》的改称,“文革”中恢复原名)副总编辑等职。1982年到北京参加组建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三人领导小组成员,主持公司编辑部及《中国新文艺大系》编辑部工作。

  在创办武汉老年大学后,杜子才先后参加了在加拿大、墨西哥、法国、马耳他、瑞士、德国、巴西等地召开的有关老年教育的国际会议,在国际论坛上他都发表了亲笔撰写的学术论文,有时还用英语演讲。杜子才在中国老年教育界任职期间,约有100多万字有关老年教育的论述先后以《中国老年教育文集》和《坚持积极老年教育观》为书名公开出版发行。在2014年,杜子才95岁高龄时,荣获了中国老年大学协会授予的《中国老年教育事业终身成就奖》,成为星光灿烂的夜空中一颗闪亮的中国“老教之星”!

  杜子才的儿子杜佐农说,“父亲作为一名老党员,一丝不苟,事必躬亲,所有的文稿自己写,提纲自己拟,不分昼夜,努力作为,真正活到老学到老乐到老。”

  杜老认为老年大学的教育目的是促进老年人综合素质,让他们参与社会发展,致力家庭幸福、社会和谐和国家兴盛,做新社会、新时代的新型老人。他希望老年人有条件都去上老年大学,学知识、交朋友、找乐子,在文化水平和思想境界上双向提升。

  杜老的一生是传奇多彩的,即使现年百岁的他也并没有回归平淡。杜老每天都去东湖边走路半小时以上,他的身边随时放着一台iPad,他喜欢用iPad上网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他还玩微信、建朋友圈、和家人聊天,十足的网络达人。问及老人健康长寿的秘诀,杜老说“忘记年龄、不断做事、心态乐观、坚持锻炼”。

  在采访之余,杜老笑着说,今年是新中国建国70年,祖国变化太大了,我们很幸福,我要和祖国一起过生日,为建国70年干杯!

  在美丽的东湖之滨东湖医院里,住着一位慈眉善目的世纪老人,他是原武汉老年大学开拓者、资深老校长杜子才,也是中国“老教之星”“中国老年教育事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他领军的我国最早的老年大学之一——武汉老年大学,以创办早、规模大、成绩显著闻名全国,成为我国老年教育的领头雁和示范点。198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武汉发布了杜子才等起草的“确保老年人受到教育”的《武汉宣言》,得到国际组织和友人的高度评价。同传译员揭发讯飞AI同传造假科大讯飞称网文多处失实 寻找中国创

  本月28日,杜老将迎来他的百岁寿诞,记者带着对杜老的生日祝福前往东湖医院看望并采访了他。

  坐在椅子上的杜老面色红润,身着简单的夹克衫、休闲裤,配上一双白色crocs洞洞鞋,“潮”范十足,备感亲切。见到记者前来,杜老缓缓起身迎过来和我们紧紧握手。

  “增长知识、陶冶情操、健康长寿、余热生辉”,杜老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武汉老年大学创办之初的办学宗旨。学员社会化是杜老引以为傲的初衷:“我们面对全社会招生,让更多老年人能够有学上,能够学知识。”

  1984年秋,武汉有几位退居二线的老领导和离退休老同志怀着对“秋天”的思考和对老年教育的追求,率先提出依靠老年人自己的力量兴办老年大学的创意。经老领导们一致举荐,拟请杜子才担纲创建。

  时年64岁的杜子才像战争年代接受战斗任务一样,辞别了正在北京参与组建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的领导工作,于1985年1月回汉,立即投入到创建老年大学的筹备工作中。

  1985年2月8日,湖北省老龄委根据办学申请正式批准建立武汉老年大学。然而,杜子才面对庄重批文,遇到了难题。一无校舍,二无经费,三无工作人员,怎么办?

  杜老告诉记者,在创办老年大学的过程中,寻找校舍是最难的关,也是在创建过程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段经历。他借用汉口一所学校大门,在大门上挂了块“武汉老年大学”的牌子。

  最早的招生处设在六渡桥小学里,但因桌椅太小,只好借用传达室作为学员报名注册点。他们将游人坐的靠背椅作为仅有的“办公室”,利用露天茶座当作校务会议的“会场”,把身上挎的包作为流动的“文件资料柜”。直到1985年5月,在市有关部门帮助下,才在市文化俱乐部艺苑一楼挤出一间约30平米房间作为学校办公室。

  当时学员上课是利用该俱乐部的一个教室和租用女青年会的两间房子。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迁到滨江公园一个破旧的舞台上和市政府礼堂的阁楼里上课。经过三年“游击战”,直到1988年3月才在汉口天津路一座老建筑上获得了属于自己的1000多平米的两个楼层的校舍。

  杜子才难以忘记1985年5月6日,武汉老年大学正式开学了。200多位两鬓斑白的老人,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武汉市文化俱乐部,参加武汉老年学府的首届开学典礼。

  而如今,武汉市现有各级各类老年大学、老年学校2238所,古筝、扬琴、电子琴、书画、中医推拿、模特等课程数不胜数,参与学习和活动的老年人数达到29.07万人。听闻这个数字,杜老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眯了双眼。

  杜子才出生在湖北省仙桃市一户农家(原沔阳县仙桃镇)。他从小读过私塾、当过放牛娃、干过农活。在人生意义的探索和对当时黑暗社会的观察中,很快接受了“只有才能救中国”的道理,并于1940年10月17日入党。

  1941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后,杜子才与陈以文、魏世桢三人自发组成一个党小组秘密地活动在复旦校园里。他们一方面认真学好功课,积累科学文化知识,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当时重庆复旦分校较为有利的小环境,公开发行《新华日报》和党刊《群众》以及马列著作与进步书刊,建立开展各种社团活动。

  1943年下学期,在中共南方局复旦“据点”的指导下,杜子才又参与建立了“十月同盟”地下组织,统筹协调全校进步活动。抗战后期,他和学生会决心自办报刊,自筹资金、自己撰稿、自己编辑、自办发行。仅用一两个月时间,《中国学生导报》社就在复旦校园里破土而出。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初春,在内迁的复旦大学就要复员回上海的前夕,中共南方局青年组研究决定:《中国学生导报》社在上海设总社,在重庆设分社。杜子才任总社社长,陈以文任总社副社长兼任重庆分社社长。《中国学生导报》分别出版沪版和渝版。同年5月中旬,杜子才赶到上海赴任,陈以文暂留重庆工作。

  但就在此时,疯狂地发动全面内战,加紧了对和进步人士的和迫害,杜子才因在重庆和上海的积极活动,早被敌特注意。于是在同年9月奉党组织之命转移到武汉进行地下工作,参与准备和迎接武汉解放的斗争。

  1947年初,杜子才又秘密联系多方力量,主办了一个带有中间色彩的《现代学生》杂志,但因同年武汉“六一”大逮捕时有的学生、教师被捕,再也难以利用此刊掩护地下工作。《现代学生》杂志停刊后,杜子才随即撤离武昌住所搬到汉口汉正街一个小巷子里暂时隐蔽。

  新中国成立后,杜子才还曾担任过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副处长、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武汉晚报》(1962年《长江日报》的改称,“文革”中恢复原名)副总编辑等职。1982年到北京参加组建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三人领导小组成员,主持公司编辑部及《中国新文艺大系》编辑部工作。

  在创办武汉老年大学后,杜子才先后参加了在加拿大、墨西哥、法国、马耳他、瑞士、德国、巴西等地召开的有关老年教育的国际会议,在国际论坛上他都发表了亲笔撰写的学术论文,有时还用英语演讲。杜子才在中国老年教育界任职期间,约有100多万字有关老年教育的论述先后以《中国老年教育文集》和《坚持积极老年教育观》为书名公开出版发行。在2014年,杜子才95岁高龄时,荣获了中国老年大学协会授予的《中国老年教育事业终身成就奖》,成为星光灿烂的夜空中一颗闪亮的中国“老教之星”!

  杜子才的儿子杜佐农说,“父亲作为一名老党员,一丝不苟,事必躬亲,所有的文稿自己写,提纲自己拟,不分昼夜,努力作为,真正活到老学到老乐到老。”

  杜老认为老年大学的教育目的是促进老年人综合素质,让他们参与社会发展,致力家庭幸福、社会和谐和国家兴盛,做新社会、新时代的新型老人。他希望老年人有条件都去上老年大学,学知识、交朋友、找乐子,在文化水平和思想境界上双向提升。

  杜老的一生是传奇多彩的,即使现年百岁的他也并没有回归平淡。杜老每天都去东湖边走路半小时以上,他的身边随时放着一台iPad,他喜欢用iPad上网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他还玩微信、建朋友圈、和家人聊天,十足的网络达人。问及老人健康长寿的秘诀,杜老说“忘记年龄、不断做事、心态乐观、坚持锻炼”。

  在采访之余,杜老笑着说,今年是新中国建国70年,祖国变化太大了,我们很幸福,我要和祖国一起过生日,为建国70年干杯!

  长 江 日 报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跑狗报彩图| 彩霸王独家妙解高清报| 黑庄克星五肖十码图纸| 香港六合马经报| 心水资料玄机站网址| 六开彩开奖结果四不像| 正版资料第一份第二份第三份| 五湖四海心水论坛| 一肖一特图片| 香港白姐统一图库|